just 脑洞(。

下节课要换教室,黄濑夹在课间叽叽喳喳往前走的同学中,撇到了道行树上拉起的横幅——【祝贺帝光篮球队国中大赛三连冠!】,耳边传来同班男生兴奋地讨论那场比赛的声音,精彩之处手舞足蹈。这些信息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产生的影响甚至不及蜻蜓腹尾点过水面激起的涟漪。黄濑继续百无聊赖地走向下一栋教学楼。



黄濑高中选了东京都离家较远的一所高中,为的是使每天的上下学路途不再那么无聊。虽然需要乘地铁,但距离的拉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当心情不佳时可以选择步行或者公交。能多少换个风景也算不错,尤其是对黄濑这种连他自己都承认自己极没耐心的类型。

黄濑今天就有点不爽,不,应该说这一段时间都有点不爽。刚升入高中的学生抱着一股子蓬勃的新鲜劲,往来于各种社团活动中。刚开学的一个月各顾各的,只要你自己不趟浑水就没人有空搭理你,所以黄濑切切实实过了一个月安稳日子。而当同学在社团中各自稳定下来,就开始寻思着为社团做点什么贡献,比如……从人数上壮大本社团?于是各个方面都不错但还没参加任何社团活动的黄濑就成为重点突破对象。黄濑虽然借口自己放学还有模特工作全部推掉,但还是被烦的头疼,又不能明显表现出来。郁结心情的发泄口在路上,他今天早上起了个早打算散步转公交去学校。

去公交车站的路上有一段沿河距离,或许因为时间尚早河面上还笼罩这一层淡淡的水汽。黄濑也没什么事干,随着脚步在河面上无意义地移动视线,大脑放空。忽然一阵嘈杂传来,黄濑像是被人突然叫醒一般,目光聚焦,焦点投向斜下前方。进入视线的是一列晨跑的学生,像是学校运动类社团的早间训练。他们顺着沿河小道列队跑来,经过黄濑时跑动的步伐带起了一阵风,扬起了河岸水面平静的水汽,但是却由于和黄濑的高度差,没有扰动他一根发丝。嬉笑声已经传远,水汽聚拢修补裂痕,河面又回复到之前的沉寂状态。黄濑看着它们复原,然后又起步向着公交站前进。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