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がいる世界はいったい、真実だろうか。



[1]

青峰突然一瞬间觉得有点恍惚。


这种感觉之前也曾经有过,但是从来只是有些隐隐的异样,并不像这次这样明显。就好像突然间置身于一个巨大的舞台,眼前是黑洞洞的一片虚空的观众席,和在这之上直冲着自己的刺眼的白色照明灯。仿佛自己就是这个舞台的主角一样。周围的一切物体都只是布景,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都只是配合着自己行动和发生。但模糊间仿佛又不是。自己只是这个由自己目光所及和所不及的事物所组成的名为世界的舞台上的小小的一员,那个直直打着自己的白色照明灯也只是照射这个舞台上芸芸众生的众多照明灯中的一盏,只不过因为局限在自己的视角所以就误以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

但说到底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不符自己性格的想法呢?是今天天气的影响吗?


青峰仰头对着灰蒙蒙的天幕上白花花的太阳一瞬间出神,眼睛被白亮的日光刺的反射性眯了起来。


“…………?”


好像有人在说话。

青峰茫然地转动脑袋,面向身侧声源地方。是在自己的视平线以下。侧偏分的刘海,越过肩膀的深色头发。脸庞娇小,肤色白皙。

啊,是个女生。

对于这个好像是站在自己身旁的女生,青峰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其清晰度依离青峰的眼睛的距离拉远而越发模糊,就像隔着一层雾气,或者是浴室的磨砂玻璃。所以青峰看不见她的脚,甚至其实连她的肩膀以下都无法明确的判断。

而这样一个认知隐约的女生好像在面朝青峰说着些什么。在她的深色头发的衬托下显得白皙的脸庞上,应该是嘴巴的地方不断开合。


到底是在说什么呢?


“…………?”


“………君?”

“……青峰君?”



青峰一下子清醒过来。周围熙熙攘攘的人声和吵杂的闹市声合着面前整个川流不息的街区景象一下子铺天盖地地涌进他的听觉和视觉,填塞了之前恍惚带来的空虚,给了青峰一种突然脚踏实地的现实感。他赶忙转头向之前那个女生所在的方向。

侧偏分刘海,黑色的头发好像没有染过,耳朵边上的一股头发编成辫子绑在脑后,其它头发柔顺地越过肩膀在背后铺成一个小小黑色瀑布。浅色洋装,脚上是同色系的低跟鞋,温婉可人。现在她正抬头望着青峰,一脸担忧的表情。

“青峰君怎么了吗?”

这样一个女生,连说话的嗓音都是柔柔的,放在哪里都是可以激发男性生物百分百保护欲的对象。而直到女生问话出声,青峰才捡回落后视觉听觉许久的思考,回忆起这个站在自己身旁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交往近一年,已经要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想到这里久违的意识终于全部回复,眼前的世界向刚才虚幻的世界扬起了胜利的嘴角。


“……没什么。怎么了?”


女友略有担心地看着青峰:“是不是太累了?你刚才好像跑神了”


“没事,不累。刚才你说到哪儿了”

青峰把脸扭回来,看向两人面前行人往来不断的十字路口。路旁商场的玻璃幕墙上,大型液晶显示屏正播放着一则体育宣传广告,用的是经过剪辑和编排的比赛片段,将篮球、足球等团体运动中,几个队员或者整个团队揽着肩膀加油庆祝或者互相安慰支撑的场景串联起来,配上激烈的荡气回肠的背景音乐,一看上去也会被感动的有那么股血液沸腾热泪盈眶的冲动。


但是青峰却没有。一种违和感反而在身体里滋长起来。


这时候旁边的女友说话了。面对着几乎清一色男人的体育宣传片,用略带羡慕的口吻: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男孩子呢,像那样的动作,基本上只有男孩子之间才会有的吧”


青峰想说是,因为他的确记得那种触感,出了汗的皮肤互相摩擦挤压产生的滑腻感,手臂内侧接触到的脖颈交界处湿漉漉的发梢,几乎同样身高的少年被他激动地揽着肩膀压下又站起,狂喜的似要掀翻了天地。

但话到嘴边却僵硬着说不出来,违和感伴着之前那个世界的残兵败将卷土重来,呼地一下就没了顶。


因为在青峰所认知的世界中,并不存在这样一个人物。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